神話中的卑南遺址

往昔有兩位卑南族少年兄弟,阿魯拿焰和阿魯不完,經常在夜間,偷偷的潛入到拉拉鄂斯人所種的甘蔗園中去偷取甘蔗。兩人每次都在黑夜去偷,去時口中並發出:「吱、吱」的叫聲,讓拉拉鄂斯人以為是叫古由的一種狸類小動物。

不久,拉拉鄂斯人在白天到田中去查看時,覺得甘蔗不像是被古由吃過的樣子,反而像是人吃過的痕跡。於是拉拉鄂斯人便用火灰灑在去甘蔗圍必經的每條路上。次日再去查看時,發現有人類的腳印,於是確定是人偷採了他們的甘蔗。

當晚,拉拉鄂斯人就在甘蔗園事先埋伏,不知情的兩兄弟仍假裝古由的叫聲進入拉拉鄂斯人的甘蔗園,拉拉鄂斯人一擁而出捉拿兩人,因為哥哥阿魯拿焰個子比較高,一跳就跳出拉拉鄂斯人之甘蔗園的石砌圍牆。弟弟個子矮,沒有及時跳過去,所以被捉住了,被拉拉鄂斯人關進會所之中,並派人看守著。

哥哥逃走以後,十分擔心弟弟的安危,千思萬想,想到了一個拯救弟弟的辦法。他以藤片做了一個很大的風箏,計畫爬到卑南大溪對岸的富源山上去放。前一天哥哥悄悄地潛入會所邊把計畫告知弟弟,要他有所準備。

放風箏的那一天,弟弟在拉拉鄂斯人的集會所裡,聽到嗡嗡的響聲,知道哥哥已經放出了風箏。風箏的嗡嗡聲,也引得看管會所和看守弟弟的人的注意,都出來看那不曾見過的東西,一面議論紛紛,一面看得出神。

被關在屋子中的弟弟向看守人要求說:「是什麼東西在空中響呀?可不可以讓我靠近一點到窗口來聽一聽。」看守他的拉拉鄂斯人,依了他的請求。

弟弟到了窗口後,又對看守的人說:「我在窗口看不清楚天上的風箏,可不可以讓我到門口來看一下?」看守人就讓他到房門口來看風箏。

弟弟在門口看了一會兒之後,又對看守人說:「在集會所的門口,我還是看不清楚,可不可以讓我再出去一點,站在集會所屋簷下好看得清楚。」

到了屋簷下一會兒,弟弟又對看守人說:「在這裡還是太遠了,可不可以讓我到院子中央去,同大家站在一塊兒看風箏?才能看清楚。」看守的人料想在眾人環視之下阿魯不完跑不掉,就放弟弟到院子的廣場上同大家一起看風箏。

阿魯不完被夾雜在拉拉鄂斯人的人群中看風箏。這時,他又對看守他的人說:「我的個子太矮了,在院子中和大家一起看,都被大家擋住了,我還是看不清楚,可不可以讓我站到那個石臼上面看?」阿魯不完又再次的獲得拉拉鄂斯看守人的允許,站到臼子上面看風箏。

只見風箏正忽上忽下的飄浮著,讓大家都看呆了,阿魯不完又說:「真是令人稀奇的東西,借我一把刀,我可以把那飛的東西砍下來。」看守的人不疑有它加上好奇心,所以又把刀借給他。

遠在富源山上的哥哥早見到人群的聚集,就駕御飛箏上下伏衝,當風箏第三次下衝時,弟弟立刻伸手一把拉住風箏的長尾,身子霎時隨著風箏飛上天空,哥哥見弟弟已經抓住風箏了,立刻收線,風箏就高高地飛上天空,到了天空,弟弟就順手便把借來的刀拋下,那刀正巧落到一位懷孕婦人的肚子上,把她的身體從中剖開兩半。卑南族人認為那時以後,人們才開始生雙胞胎。

眼見阿魯不完騰空離去而恍然大悟的拉拉鄂斯人,怒怒地朝地上「呸」的吐了一口痰說:「我以為是什麼東西呢?原來是救阿魯不完的東西。」

哥哥於是把風箏拉往卑南大溪北邊的富源山頂,當弟弟降落時,因為風箏的拉力很強,他使勁地用兩腳蹬地剎車,結果蹬出了兩個土堆,成了富源山上兩個獨立的小山峰。這兩個山峰,如今被卑南族族人稱為馬力瓦斯特山峰,意為雙腳堆土山。

弟弟落地後,哥哥就問:「他們怎麼對待你?」

弟弟說:「凡是髒的和叫人噁心的東西都給我吃了。」

哥哥聽了之後,又氣又憐,急忙叫弟弟把吃下的東西都吐出來,而吐出來的惡物忽然變成了水池。相傳這水池不乾涸,只是有股難聞的怪味。

由於拉拉鄂斯族人虐待阿魯不完,兩兄弟一意報仇雪恨,就去請教住在巴巴都蘭(卑南遺址王宅正南方600公尺處)的外祖母妲騰姥。

老人家就說:「讓天降下黑暗給拉拉鄂斯人好了。」於是降下黑暗。

但是拉拉鄂斯人在黑暗中,仍能以雙手觸摸東西,憑感覺來分別乾的木柴煮東西和取暖,所以黑暗對拉拉鄂斯人的生活沒有造成影響,反而使自己跟著不方便。

於是兩人又去問外祖母妲騰姥說:「拉拉鄂斯人還是可以照常生活!反而是我們跟著不方便,這樣不好,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再恢復白天的生活呢?」

外祖母說:「即然如此,你們就去到麥當(都蘭山)借白色的雞,讓牠啼叫,等到第三次啼叫的時候,天就會亮了。」

於是,兩人就去借了白雞,讓白雞啼三次,在白雞啼完第三次以後,天果然就亮了。

天亮後,兩人仍不服氣。所以又去問外祖母:「有沒有什麼辦法,讓我們把拉拉鄂斯人一舉消滅掉?」

外婆聽了就回答說:「你們到上界去下地震。」

於是兩兄弟搬了很多的石頭來,把外祖母的房子四周給圍起來,讓房子更為堅固。又以扁石板,把房子周圍的牆壁圍起頂住,固定起來,然後再把房子周圍的檳榔樹都綁上鈴鐺,之後,再以繩子把所有的檳榔樹圍成一圈。

把外祖母的家牢牢地圍起來之後,兩兄弟告訴外祖母說:「當妳聽到第一響雷聲時,就知道我們兩個人已經到了(上面)。」

兄弟兩人上到上界,催動了雷聲,催動了地震。下界也響起了鈴鐺聲,兩兄弟不斷聽鈴聲調整震幅,直到不波及外祖母的房子以後。兩兄弟才再結結實實地催動大地震,讓大地搖個不停,使火災不斷,大火到處燃燒蔓延。

不知過了多少時候,外婆覺得燒得差不多了,就跟兩兄弟說:「夠了啦,孩子啊,可以了啦,已經沒有人(拉拉鄂斯人)了啊!好了,夠了!」

兩兄弟聽到祖母的喊聲之後,才把地震止住。只見拉拉鄂斯人居住的達拉拉不不完地方都已化成了灰燼,那些沒有倒塌的屋壁,也都化為石頭,筆直地豎立在當地,留到今天仍可見的東西,僅剩卑南遺址上的「月形石柱」而己。而拉拉鄂斯人則完全被燬滅。

因為這個神話故事的關係,南王的卑南族一直把達拉拉不不完(卑南遺址)這塊土地視為禁地。

(本篇改編自1996年,林仁誠口述,宋龍生採錄之拉拉鄂斯族燬滅記---流行於卑南族南王系統之一則神話一文,收在臺灣原住民史料彙編,第一輯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。)